推廣 熱搜: 巴音郭楞綠網  山東濟南  quot  修文綠網  涂料  華坪綠網  建材  地產  億元  武侯綠網 

現代化大都市如何與野生動物共生?_中山綠網

   日期:2020-03-25     作者:佚名    瀏覽:7    
核心提示:綠色建材網摘要:標題:現代化大都市如何與野生動物共生?_中山綠網原標題:現代化大都市如何與野生動物共生?發布時間:2020-03-25 15:11信息來源:正文:您正在看這則報道的時刻,在上海,80臺......。
標題:現代化大都市如何與野生動物共生?_中山綠網
原標題:現代化大都市如何與野生動物共生?
發布時間:2020-03-25 15:11
信息來源:
正文:

您正在看這則報道的時刻,在上海,80臺紅外觸發相機正日夜不停地記錄著野生動物的活動和變化。相機的布置地點,包括了森林公園、植物園、動物園、社區、大學校園、城郊等區域。


復旦大學研究員王放在上海拍攝到的貉。白天它們在居民樓的通風口和廢棄的下水道里休息,夜晚則在小區里覓食。

野生動物是中國人越來越重視的話題。很多人不知道的是,在城市里,不少野生動物就在您的身邊。它們有害嗎?攜帶病毒嗎?我們該如何對待它們?如何與它們共生共存?

從2019年起,復旦大學生命科學學院研究員王放的團隊與近100名市民志愿者,用80臺紅外線相機試圖尋找出答案。

夜幕下的上海,貉出沒

濱江森林公園、共青森林公園、浦江郊野公園

金融領域點擊人物頭像的商
、復旦大學校園、上海海洋大學校園……王放團隊和“公民科學家”項目的志愿者挑選的地點,大都是野生獸類最可能活動的綠地、水源邊,或人跡稀少、自然環境較好的地帶。他們將這些相機用鐵絲綁在離地膝蓋高度的樹干處,以模仿野生獸類視線高度。

無論是當前的疫情防控期,還是此前的游園高峰,80臺紅外攝像機都在無人值守的情況下,一刻不停地記錄著上海野生動物出沒在鏡頭前的每一幕。

王放的博士研究生刁奕欣和顧伯健告訴記者,項目目前在上海濱江森林公園安放的10臺紅外相機已有9臺反復拍到黃鼠狼,有7臺記錄到貉。

“這樣的野生動物密度之前完全沒有預計到。晚上6點之后,公園閉園,這些動物就從四處冒出,開始占領這個白天都是人的地方。”碩士研究生翁悅說。

“大家都知道‘一丘之貉’這個成語,但很多人卻表示根本沒見過‘貉’這種動物。調查發現,它們就生活在上海市民的身邊。”據王放團隊統計,上海超過60個小區有貉出沒,它們在長三角地區的南京、蘇州、杭州、無錫等地也都存在。

貉是一種野生犬科動物,比貓、兔略大一點。“貉性情相對溫順,我們做實驗給它們抽血樣、戴頸環時,你按住它的腦袋,它就乖乖配合了。這種性格相對隨和的野生動物,也許更適合在城市活動,跟人類共處。”王放說。

在上海市郊的青浦區,王放曾和一只貉度過“奇妙”時光。這只貉可能覺得他是一個很好的同伴,好幾次一屁股坐在他腳下,在深夜里嘎吱嘎吱撓癢癢、發呆。

不止有貉。此前,王放曾在城市中用鏡頭捕捉過在居民家中天花板頂上藏匿的蝙蝠、在草地上悠閑散步的刺猬、灌木叢中專注覓食的黃鼠狼等畫面……

北美浣熊、倫敦松鼠,將來也許還有“北京野豬”

許多野生動物進入城市后展現出很強的適應性。王放團隊跟蹤發現,在上海城區中,貉選擇的巢穴包括居民樓陽臺下面、
《==證券法 第一百六十三條(二)證券結算風險基金從證券登記結算機構的業務收入和收益中提取,并可以由結算參與人按照證券交易業務量的一定比例繳納。(三)證券結算風險基金的籌集、管理辦法,由國務院證券監督管理機構會同國務院財政部門規定==來源:綠色建材網--提供==》
墻體、儲藏室、橋墩的裂縫,以及煤氣管道、廢棄的下水道等。

王放表示,隨著生態環境的不斷改善,野生動物在城市里如何生活、如何與人互動、會不會有沖突、會不會有傳染病,相關認知亟待進一步拓展。如何與野生動物共生的問題,將日益突出地擺在人們面前。“比如北京,如果我們展望未來三十年、五十年,那么城市里將來出現野豬幾乎是必然的。因為城市周邊的山地很適合野豬生存。”從小在北京長大的王放說。

“一般來說,城市生物多樣性比較高的區域害蟲比較少、蚊蟲傳染病比較少。但生物多樣性不是個一成不變的概念,不一定完全意味著美好。”王放說。

王放曾在美國工作生活5年。他在華盛頓期間,就出現過一只浣熊闖入研究室,翻動垃圾桶和冰箱引發電線短路,造成整個實驗室停電的事。

放眼世界,城市野生動物出沒并不罕見。比如,德國柏林的野豬、英國倫敦的灰松鼠、印度城市里的猴子,當地居民對它們已經司空見慣。

王放團隊在上海的調查中發現,貉、刺猬、黃鼠狼、金花鼠等野生動物在城市里常遇災難:有的社區居民看到野生動物后要求物業殺死或填堵洞穴;有的野生動物在城市建設中喪失蟄伏的隱蔽所和覓食地,又或因草坪噴灑殺蟲劑和毒鼠藥而中毒身亡。

“城市和荒野不同,沒辦法給動物找到天堂一樣不被打擾的棲息地,它們只能和人一起生活,出現矛盾不可避免。”王放說。

在上海的一些社區,一些居民知道貉的存在。有的居民把貉叫“獾子”,明白“只要不去招惹它,它就不會來招惹你”。但也有人抱怨:“貉會不會傳播狂犬病,能不能殺死它們?”“這個獾子討厭得很,在我家小花園里面刨土!”……

據了解,這些在城市生活的刺猬、貉或松鼠身上確實可能攜帶病毒,野生動物多了也難免對小區設施、車輛輪胎等造成破壞,而類似問題在其他國家城市里也長期存在。

但王放認為,一次又一次的歷史教訓證明,投毒、撲殺乃至食用,這些容易在第一時間被想起

金融領域點擊藍色觸摸屏商
的措施,都沒有辦法控制適應能力強大的野生動物,反而會引起連鎖的生態災難,帶來更難以收拾的后果。“它們需要適應城市、適應人類,我們也需要跟它們共存的智慧。”

對野生動物“市民”,我們還是了解太少

“了解城市野生動物的工作從未像今天這樣急迫。”王放向記者表達了擔憂。因為,只有摸清它們的分布和習性、搞清楚它們對人類活動的響應、評估它們和人類生產生活的重疊及其可能的風險,才能制定科學合理的管理方案。

為此,王放計劃用三年時間,在上海布設數百個紅外觸發相機,并建立一個公民信息網絡,讓任何人見到貉、黃鼠狼等野生動物時,可將信息集中到統一的數據庫中。“這些長期監測的數據可以幫助人們窺到野生動物種群的變化、可能攜帶的疾病、探索它們和城市的關系”。

在城市野生動物管理部門的幫助下,他和山水自然保護中心的成員們計劃為10只貉及其他野生獸類帶上GPS跟蹤器,研究分析哪些公路和街區可以被它們作為家園,哪些街區成為了“死亡陷阱”。

完成數據搜集分析后,項目人員還將和城市林業主管部門一起,畫出城市動物的“保護紅線”,規劃出生態廊道,用以保護貉和其他動物的關鍵棲息地。

實際上,幾乎每一個國際化大都市都存在各具特色的生物多樣性。紐約在一百多年前已開始監測城市周圍的浣熊、白尾鹿、負鼠等。在柏林、巴塞羅那,20年前人們開始關注野豬的動向。“但目前國內還幾乎沒有開始系統的城市野生動物監測工作。”王放說。

與此同時,王放研究團隊還計劃開展其他幾項觀測項目:環境DNA分析,了解青蛙、龜鱉、魚類等水生動物的情況;蝴蝶花園監測,掌握城市昆蟲的動態;以及城市蝙蝠調查,摸清黑夜之中城市蝙蝠的種類和活動范圍。

王放認為,對城市生物多樣性的監測和管理沒有終點,要把視角放在城市化進程當中,動態地調整解決方案
《==擔保法 第七十條 質物有損壞或者價值明顯減少的可能,足以危害質權人權利的,質權人可以要求出質人提供相應的擔保。出質人不提供的,質權人可以拍賣或者變賣質物,并與出質人協議將拍賣或者變賣所得的價款用于提前清償所擔保的債權或者向與出質人約定的第三人提存。來源:綠色建材網==》
。“我們應該意識到,城市正成為人和野生動物的共同家園,了解野生‘鄰居’并與它們和平共處,是更美好城市生活的應有之義。”


 
打賞
 
更多>同類環保知識

推薦圖文
推薦環保知識
點擊排行
網站首頁  |  認可標志  |  關于登陸  |  關于我們  |  聯系方式  |  使用協議  |  版權隱私  |  網站地圖  |  排名推廣  |  廣告服務  |  積分換禮  |  網站留言  |  RSS訂閱  |  違規舉報
Powered By DESTOON
 
电竞直播主下注网站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